Thursday, August 28, 2014

前世今生的鐵證(一)——累世修來方得渡

遠朋
各位道親,無論大家在「求道得三寶」之前是信奉那一宗教派系的、抑或是一位無信仰主義者,相信大部分的東方人都不大會排斥「因果輪廻」及「前世今生」之說。而近世紀以來更有許多的西方學者,勇敢地嘗試以科學的角度和方式、正視與探究「生死輪廻」之大問題,企盼能全面地解開生死輪廻之奧秘,以便助益世人懂得以更正面、更積極的態度把握有限的人生,好讓自己的身心性更能充分地貫徹「內在靈命的成長」,也才不至於白來人間走一趟。這既是所謂的「新紀元的靈修觀」,既是指——一般相信:人之所以有輪廻轉生,目的是為了讓靈性去親身體驗不同的身世背景與環境歷練、從而更能發揮潛在的應變能力以便延續原本與宇宙無極根源同體同存的「靈命(自性)」,甚至可期盼有朝一日能讓靈命得以昇華到更高的次元空間,而落實「了脫業障、超生了死(無債一身輕)」的修行意境。這種靈修觀尤其迎合了「白陽期大開普渡之真理孔孟聖道」的流向,也完全符合了其真理大道的修養模式、思想架構與宇宙觀。

「求道成為道親」也是靈魂的出生前計畫
感蒙 上天的慈悲,回顧本單位在越南胡志明市開荒的6年以來,其間進展堪稱順利,雖然偶遇人事方面的是非(例如有心人士慾利用佛堂名義私飽中囊)、以及類似「官考」般的磨難,都能承矇上天慈悲的指引而一一應對及化解,並能順利地及時跳出「是非圈」,而不至於耽誤了傳承大道命脈的殊勝使命(這個中的因緣包含有上天慈悲以香灰顯示地圖指引搬往新地址——會考慮往後在部落格中適量地透露,以證明天人合辦之大道的寶貴及天命的真實)。惋惜的是,自從兩年前搬到新住址以來,依然有些不夠明理的道親(未清口)以佛堂的新地址離自家住址太遠為由、而推辭了到佛堂聽班與其它活動。事實上,一個月才一次的聽班及學禮節等活動都不是在工作日的晚間進行的,關於交通耗時方面的問題(相比須要付出多1520分鐘的摩多車程)但看個人怎樣去調節而已。須知「時空的距離本不是距離,惟有心靈的距離才是真正的距離」!若真有心要接觸道場,這種認為交通耗時的思想其實是可以克服的,倘若自身態度不夠積極、或不懂得珍惜「精神糧食的可貴性」而又計較心太重的話,是怎樣也提不起勁兒去克服所謂「車程較遠」的問題的。
所幸,當中也不乏一群具足善根、平日不貪不妄並真心待人、認理實修的道親,自求道後便對「道」始終不離不棄,常忙裡偷閒地到佛堂聽班、獻香、學禮節以及參與懇親會等等活動。這群道親自從佛堂搬遷後依然照常抽空追隨,打從心裡根本也不特別計較什麼「路程遠近」的問題。由此可以確信,這群較為誠心的道親,都是歷劫以來修得了若干的慧根與福德性,才遇上大道大開普渡並有緣登上法船、以求得寶貴的「三寶心法」的。
假設真有「靈魂的出生前計劃」的話,或可這麼說:這另外一群思想較為積極的道親在投生這一世為人之前,早已蒙受了與個人有深厚緣份的聖佛菩薩(新紀元靈修有時稱之為「指導靈」,其他宗教則稱之為「守護神」或「天使」)之安排下,預約要到人間來求道得「三寶心法」、並展開另一段進德修業的新里程的,以便延續或昇華自己累世的靈修慧命。因此,這類前世今生的真實案例能為於今大開普渡之真理孔孟聖道提供作最真切、最具說服力的親身見證——證明「道真理真天命真」。需知天命若不真,上天又怎麼會感召那些累世修善的群眾都登上法船來成為「孔孟聖道」或「一貫先天大道」的道親兼代言人呢?若「道」是假的,她們之成為道場中的一分子豈不是毀壞了累世所修持的慧命、也枉費了那些有緣菩薩或「指導靈」對她們的多世栽培嗎?尤其,倘若這些道親或代言人可被證實前世都是名門正派中少有名氣的出色人物的話。

內在本有的「指導靈」與「靈魂使命」
也曾參考過一些新紀元靈修或身心靈的資訊,包括:《靈魂的出生前計畫──你與生命最勇敢的約定》(羅伯特.舒華茲(Robert Schwartz)所著作)以及《靈性開悟不是你想的那樣》(傑德.麥肯納(Jed Mckenna)所著作)等書籍。也曾收聽過花冧網上電台「花冧Radio」,並從其中一系列的《靈魂劇場》節目中接觸到有關「靈魂十項天賦」內容(《靈魂十項天賦》的作者是安士利.麥克勞(Ainslie MacLeod))。從中可以認識到和:如何重新定義(除了活佛師尊以外之) 「人人內在本有之『指導靈』」的意思,及一些有關與內在指導靈溝通的方法。(《靈魂十項天賦》的作者是安士利.麥克勞(Ainslie MacLeod))若論及「指導靈」,以「孔孟聖道」修行觀的角度而言,在某種層面上可令人聯想到聖經中的「聖靈」。想必聖經中所提及的「聖靈(與『風』相呼應)與火(與『火』相呼應)的洗禮」,假若「火」代表「明師(在外指『明師』,猶如『明燈』;在內指『自性元神』,屬於『離卦』在『玄關』)」,「水」代表「透過懺悔而淨化慾望後的眾人(門徒)、或肉身佛堂、或肉身淨土」(又因為以生理學而言,人的肉身有70%以上是水份),那麼「聖靈(五大元素中屬於『風』)」算得上是「眾人內在自性中的『指導靈』」罷!既是指「人人肉身與自性元神(小『明明上帝』)之間的溝通橋梁、或靈性郵差、或靈修導遊兼輔導老師」,是一種潛意識裏有著「警鐘設計」的性理時鐘,當自己不自覺地被後天環境之暴流「沖刷」得偏離了本應當飾演的先天靈命劇本(或稱「靈魂使命」)時,它(指導靈)很可能就會透過一些無形的訊息暗示你、提醒你、甚至引導你走回靈性在投生前早已預約的正軌,活出真我(演好你自己),這可比擬為修女們或修士們在默禱時聆聽「內在靈源(小『明明上帝』)」中最深切的呼喚,是一樣的。
然而,這裡所謂的「水(代表『眾信徒』,下丹田慾望的氣——精(太陽神經叢)、火(代表『明燈、或明師, 大腦思想的氣——(大腦神經)、風(代表『指導靈、或心靈呼喚或波動』,中檀感情的氣——(心脈神經)」,其實都已經濃縮在「周公大禮的叩首心法」中。這「三元——身心靈、精氣神、炁靈性」的面向與聖經中「父、子和聖靈——三位一體」同出一轍。當跪下叩首時,個人的身形宛如娘胎中的嬰孩胚胎,形成「子」的甲骨文;雙手合併形成三角形以及拇指在底下交叉就形成了「父」的中文字;內在的心靈當下沒有雜念、內心戰戰兢兢,既是「純淨的『聖靈』」了而雙手形成「父」字的部份,在叩首中間斷性地將指頭尖端往內收時,即可形成「風」的簡筆字——风。前面有提到「」與「風」相呼應,因此當先天大道的修持者「以周公大禮叩首」時,身心性也都同時涵蓋了「水、火、風」的宇宙三大元素在内,在叩首的當下內心所生發的智慧能量既是「代表自性明燈的『火』——智慧光」,這恰恰吻合了原始天主教教徒在遇上困境或磨難時,向內在自性呼喚求助的默禱方式!只不過使徒時代的靈修未曾融入東方宫廷内所使用之周公大禮的手勢。所以,「先天古合同」又稱為「通天印」,恰如其名,是給修道人與內在自性溝通時所使用的先天通關印鑒(一般上應用於獻香的叩首儀式中),以科學兼靈學的角度分析,那種以「赤子心」借用「风」字手印叩首的默禱儀式也是一種「以『通天印』手勢自我暗示的心性磁場淨化方法,這與靈修者通過冥想入定後所產生的「禪樂」效應是相同的。一朝心性經過修練並得以全面淨化後,後天的南方「離卦」可轉化為先天的南方「乾卦」,猶如把「離卦」中夾雜着的陰爻(太陽中的黑子、污點或陰影) 轉化成陽爻、形成上中下三爻都是純陽而不含陰影的「乾卦」——乾為天,因此玄關正門也才稱作「通天竅」。其實,自從28年前接觸道場以來,後學正是感受到「相信是某位『指導靈』」的引領,並從所探究的多教經典中得到上天豐富資源的啟發,才會一直確信所追隨的真理直至如今的,進而能學習貫徹自己所謂的「靈魂使命」,而活得更有意義。
前面所提及《靈魂劇場》的節目主持鍾源等人,都一直在告訴我們這類身心靈資訊:人人皆有「内在的指導靈」,而倘若能了解自己神聖的「靈魂使命」的話,或可確知——「我為什麼要到(地球)這裡來?」、「我為什麼要選擇這樣的處境?」、「為­什麼我經常會重複地面對(與前世)一樣的課題?假設我們都相信我們在投胎之前都已經有了選擇,或許都跟別的靈魂都曾有約定以扮演投生後的角色,而且人人也都帶備了自己­需要去經歷種種事情的天賦或性格而來投生,以貫徹個人的「靈魂使命及心性成長」。而且「靈魂」也有「較成熟(老)或資深的靈魂」或「較年輕的靈魂」之區别,個中所選擇的人生課題難度不一樣、所需要依賴他人的程度不一樣、所需要經歷的「成長」程度而相應對生活方式的選擇也不一樣。關於這方面的訊息,以道中的教育而言作對照,宇宙靈也有分「三尊五老(三尊——元始天尊、靈宝天尊、道德天尊;五老——木老、金老、水老、火老、土老)」等較老靈魂,俗語說「古靈精怪」,以及另外一批是這些「三尊五老」的徒子徒孫「分化靈」,既「較年輕的靈魂」。又例如道教中也把「八仙」歸類為「上洞八仙」、「中洞八仙」及「下洞八仙」,其實宛如同一條靈性分了三代的「(無性繁殖)靈魂再生化」一樣,在靈界中是可能的現象。佛家或印度教則宣稱「這地球(閻孚提)有三世諸佛——過去莊嚴刼、現在賢刼、未來星宿刼」。而這個「刼運」則是「一段以生物大滅絕作收尾的大時代」。因此,學道修道並返本還原既是讓靈性逆轉時空並一代一代地回歸靈性本源,而每「一代」有時是一段很長的「地球年」,靈體在其間過程又像是學生經歷小學、中學、高中、大學一樣的蜕變。而靈性「返本還原」既是回到靈源的『子宫』,是很難用一般肉身所熟悉的後天邏輯加以想像的——有些人之所以否定「宗教信仰」、或「靈修及輪廻觀」,也都是這類所謂的「後天邏輯」在自以為是地顛覆着正確的宇宙思維。至於那些很古老的靈體(古佛)幾乎不必再來人間投生,即使來投生了(只是游戲人間而已)也可選擇隱居起來數百年或千年而肉身不朽、不與大衆互動,只是一味地在入定為地球祈福,而也不嫌浪費人生...。只不過,没想到近代的西方學者確用了另外一類的研究方向契入了同一項的靈性真相,間接地證明近世紀以來道中所傳達的靈修資訊所言不虛。

隔一世面貌相近證明洪家母女「乘願再來」
儘管在研究輪廻已有二十多年了,近來才嘗試借用近代歷史人物的影像作對照,並配合一些已掌握多年的追溯「靈性胎記」的解碼方式,愕然地發現更能精准地歸整出許多身邊親友的隔世轉生輪廻個案。而以下所抽樣揭示的只是所有檔案中的冰山一角。
也許有些比較愛鑽牛角尖的人會認為面貌相近純屬巧合,未必可以證明靈魂轉生」。當然,如果只是個别的單獨案例,的確是未必」的。然而,假如事情是發生在一個團體的多位人數身上,她們有着雷同的身份和天職使命,憑着某些緣分及同樣的一股愿力,而投生到同一個家庭中成為一家人,而個别家庭成員又有着「前世今生,面貌相似、甚至完全相同」的特徵的話,相信這類的輪廻個案的的確確是萬中無一的,不可能會有那麽多的「集體巧合」,因此可信度就很高了!而這樣就更可證明她們都是本着同樣的意愿和使命、預約要到人間來共同為「道」作見證的!
以下引伸其中幾位前面所提及的較為誠心的道親群,並借用她們前世今生的特殊案例,印證求道成為道親也是靈魂的出生前計畫」,證明「靈修者乘願再來」之真相,也從而可間接地印證「道真理真天命真」。從這群道親的整體個案中,在此特别以一家洪姓家庭的道親作近乎「大特寫」般的簡介,而她們的「指導靈」竟然是在歷史上曾轉生化身為「聖母瑪利亞」的「南海觀音菩薩」:
老太太姓彩慧,在2009年中比兩個女兒遲了半年才求道。她老人家是越南華僑、原籍福建,因此她與兒女們都能以廣東話、福建話、越南話以及少量的華語(普通話)和他人溝通。與其他大部分越南道親所不同的是,她們上兩代都懂中文字,而且都或多或少認識一些佛理,對四書五經及一些宗教經典都有少許研究,至於第三代子孫則未能以廣東話或華語(普通話)交流。老太太與兩位未婚的大姐、洪二姐以及其中一位兒子、兒媳婦、孫子、孫女同住。
為了配合一些不懂中文的越南道親,後學這些年來後期的講班方式都改為: 配合膝上型電腦所預先準備的Powerpoint影像,時而半背半念地讀出電腦視頻上越南版的講題内容,時而學着用粗淺的越南話表達,並根據開班時所分發的道義内容印件,而進行「成全班」的,偶爾為了加强及突顯内容才講一些廣東話。這一家姓人家祖孫三代五人自從求道後,便一直都有忙裡偷閒地參與佛堂的活動,甚至4年前在佛堂的舊址,洪大姐及洪二姐也都有引渡親友求道,而洪家祖孫三代五人都曾一起學參辭駕禮節。只不過近來(今年4月間)洪老太太不幸因一起摩多車事故而意外摔傷了右大腿骨,造成骨折,需要在家療養而暫且不便出門。後來在7月間洪大姐和洪二姐也相繼受傷,都需要在家調養一段時日——大姐被一位欠債的親戚在發生爭執時推倒、左臉頰被打傷且導致左大腿輕微骨折;二姐則在隔日乘坐友人的摩多車時,被一輛開快車青年所駕駛的摩多車擦撞後側、車子失去重心翻車而導致跌傷,左手臂骨折,需要包石膏。從5月到8月間,後學也曾多次登門造訪,慰問她們的病况,鼓勵她們無需挂心到佛堂,要把病完全療養好了才去。
據洪明女(洪大姐)和洪明珠(洪二姐)所透露:她們的先父在年輕時,大部份的財產都被她們其中一個叔叔用欺騙的手段奪走了,後地產又被越共全部没收了(其中原因是那位叔叔利用當時政府打壓資產份子的局勢、用錢賄賂一位公安弄出一張承認搞資產的假口供、並冒用其兄洪老先生的簽名簽了假口供,好讓政府「名正言順」地充公了其兄所有資產,起初政府把他們夫婦倆驅逐出境,使得孩子們都得被寄養在親戚家一段不短的時日,後來幸得一些親友相助之下,嘗試請公安重新翻案以還洪家的清白。那位被洪家叔叔收買的公安因良心發現、私下向洪老先生夫婦坦誠是自己一時貪念以及誤信洪老先生是其弟所形容的「不義」之人,才配合洪家叔叔造假口供以没收洪家產業,但在考量到若翻案成功後可能會導致洪老先生的親弟弟須要付出沉重的牢獄之災,夫婦倆決定不再往下追究;經此事件後,洪家全家才又在重聚一舍,但另外一處原本屬於自己的住所早已被那位叔叔趁人之危地奪去)落個家境中落,這些苦難全家大小都默默忍受。洪老太太與其先夫是經歷不少人情冷暖、飽食風霜才好不容易把兒女們拉拔長大。儘管環境的嚴苛考驗,依然良心不昧而本着傳統的道德觀做人,真誠待人,不欺不妄。直到近年來,洪大姐經友人的教授而懂得製作並售賣洗碗劑,洪二姐則在前些時候則做鐘點制的清潔工,而她們的弟弟和弟婦也都和大家一起極力地維持生計。而今,洪老太太及家人幸遇大道大開普渡並有緣登上法船求道聞法,多年受創的心可謂「久旱逢甘露」,想必心裡都深深地感恩 上天的慈悲憐憫而萌發道心,因此多年來才會積極地參與佛堂活動及渡人。
上週四(21/8/14)下午,後學携帶三瓶淨水、一些已供奉過仙佛的水果餅乾和兩週前講班所分發有漢越南對照的課題内容印件,造訪洪家。洪大姐才透露其實老太太除了在4月份第一次受傷後,曾經漸愈並能站立而常常練脚力在客廳内走一小段路,但卻没料到一次在客廳内練脚力時,因脚力不足又因在場年僅14的小侄女因未學過如何攙扶老人家而不敢伸出援手,以致不慎第二次跌傷。但洪家也一直没有告知佛堂。後據醫生透露,這第二次跌傷已經造成原先已裂開的大腿骨如今稍微爆裂、並偏離盆骨,但假若施手術另加鐵枝固定及調正,手術費不在話下,但成功率只有20%而且生命危險的機率相當高。姐弟們經討論後並没有讓年邁的母親接受手術,只是接受醫生給她服藥止痛。老太太出院後在家中療愈,在這期間醫生定期登門就診。
許心誠則靈,洪二姐在一次夢境中見到一位時裝婦女打扮的神明,但當下未敢確定是否是觀音菩薩所化,眼見她手捧栽有蓮花的花盆,洪二姐手中早已端着一個杯狀器皿,被吩咐走向對方,爾後對方花盆中的蓮花放出彩色光芒投入器皿的水中,婦女說是可供老太太喝的。夢醒後便依照夢中神明所指示的,每日把家中所供奉觀音的淨水收下給老太太喝,祈望能病情好轉。那段期間,洪家家人也曾老遠到會山寺看相問卜,神明也不主張洪老太太接受手術治疗(必會有生命危險),並透露「老太太自從4月間出事以來,便有一位觀音菩薩在老太太身旁守護着,而她在10月後會有轉機」,神明同時也特别嘱咐除了遵奉觀音菩薩等大神明之外,也理當敬仰如財神那些較下品的神明
其實,後學那天(21/8/2014)下午特地携帶上回成全班的道義内容印件中,其中部分内容在提到「五福臨門」的「好德」時正是引用「他們洪家三母女皆是修女轉世」(也包括其他不在場道親的前世今生)而加以引述的,以鼓勵班員修道,並且都有相片並列對照作證,後學是刻意用這樣的方式回嚮若干功德給洪家三母女,以祈望削减他們的苦難的。没想到洪大姐這時竟然說出他們家最近的遭遇,後學便補充回應:「這就對了。你們三母女前世正是天主教修女,因為聖母瑪利亞其實也正是『南海觀音菩薩——妙善公主(一說是隋煬帝之三公主)』的前身之一。而二姐之所以會夢見觀音菩薩顯靈,也證明三位都和觀音菩薩有着很深厚的佛緣。(當時没有引用『指導』或『』之類的字眼來加以解釋,因為怕他們因未曾接觸過而聽不懂,但由於他們在道學上都很客觀,因此都很能够接受『南海觀音菩薩』和『聖母瑪利亞』都是同一位靈體這樣的說法)」所歸整出他們的前世乃信奉聖母瑪利亞的修女正好與洪二姐所夢見得到觀音菩薩指引有不謀而合之處。
雖然在談話間,洪大姐說:「我就說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和家人『前世不修』,才會落得如此貧苦。」後學便立刻回應說:「不是『前世不修』,都是修女。只不過没有修『富貴道』,而是修『清貧道』。若真是『前世不修』就不會有緣脚踏佛堂而得道了,人或多或少都有苦難。」(下面把所搜集到的修女的照片和部分資料,與洪家三母女的照片並列,以提供作講道參考。)

以下是洪大姐、洪二姐以及其他道親的前世今生照片對照,證明「求道成為道親也是靈魂的出生前計畫」——道真理真天命真,若道不真、天命不真,以「聖母瑪利亞」或「觀音菩薩」為「指導」的這些修女是不會被安排「乘願再來」並以修持孔孟聖道來延續前世的修功課的。這群修女有些儘管原本不是華籍人士,但到了香港傳道想必都有學會講廣東話,因此有些就投生到能掌握廣東話或中文、或正在學中文的越南家庭中。
以下除了石納德修女屬於CIC 中華無原罪聖母女修會,以及周淑華修女和陳路濟亞修女屬於SPB 耶穌寶血女修會之外,其他所有修女都一律屬於FDCC 嘉諾撒仁愛女修會


 ^於佛堂舊址所舉辦的恳親會,時為201112月。


 ^新加坡道親到洪老太太家中做客。


 ^圖一:洪老太太當時雖已72歲,但依然步伐穩健,走過狹長的登船水泥道也不成問題。

 ^圖二

 ^圖三

圖一 ~ 圖三:2012年1月28日間與洪老太太、洪大姐、洪二姐到會山寺游覽。